从厨房抡大勺到医美大咖:一个鼻整形医生的深圳传奇

医美热点 2021-07-14 浏览 2154

 2019,医美界依旧寒冬凛冽,机构倒闭如潮,医生在降薪与离职中挣扎踌躇,寻求突围。

 自主创业是不少整形医生的梦想。然而迈好这一步的,却凤毛麟角。

 在中国最优质的创业土壤上,有这样一位医生样本,他起手的牌面并不惊艳,却一鼓作气打出了春天。其心气和智慧,值得每个有创业梦想的医生借鉴。

 深圳,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激动人心的奇迹之城。

 40年来,这片土地诞生培育7家世界500强企业,吸引约300家世界500强企业来投资,被外媒称为“全球4300个经济特区中最成功的一个”。

美丽课  

这座七成为外来人口的城市里,无论马化腾、任正非,还是王石,每位移民都有一部关于迁徙、身份改变和命运抗争的创业史诗。

高山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

 美丽课

▲高山院长

他从湖北农村走出,闯荡深圳整形界扬名,成为行业领袖。

 这一路他不惜频频自绝后路,于绝境处自我磨砺。其目标感、天赋、专注,甚至愤怒,让他从贫穷落后的江边农村起步,于烟雾缭绕的厨房里突围,无惧风口更迭世事流转,终于在20年后盛怒于南海之口,成就了中国整形界今天的“高山”。

 一、 目标感

“我跟当时老板讲,不用担心我被挖走。因为一旦踏出这里一步,我就是老板了。”——高山

2001年,是个火热的中国年:成功申奥、加入世贸,足球出线。这个夏天的深圳,气温更为火热。

初到鹏城某整形机构的高山,半夜在宿舍被热醒,心一横跑到医院一楼大厅大理石前台上去睡。却被蚊虫叮得欲哭无泪。他的一位学生见其造孽,好心点了支蚊香放一旁。岂料放太近,引燃枕头,“差点把我火葬了……”

17年后,高山在饭桌上聊起这段往事,依然惊悚,“那时太苦了,我觉得以后不能再过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那是他第一年来深圳。定了两个目标:站稳脚跟,当上老板。

高山有技术,端稳饭碗并不难。但当老板却没那么容易。

 “我天生性格里的目标感非常强,要做什么事心里很有数。一旦有了目标,无论如何我要做成。

 扎克伯格说目标感的核心不是“目标”,而是“感”。即经常能感受到目标,并以此为行动指引。

美丽课  

他老早给自己机构想好了名字:雅涵。涵,是他女儿的名字。

 一位老同事回忆道,“当时雅涵筹备尚无眉目,他就天天讲,你们要相信,我自己一定会当老板。我们说这不太合适吧,你毕竟现在还在别人机构打工。”

高山哈哈一笑,说我就是这个目标啊,老板就算坐在这里,我也是这个目标啊。

他还真去跟老板讲,说不用担心我被挖走,因为我一旦踏出这里一步,我自己就是老板了。 “我从没提过加薪,任何机构高薪请我都不去。因为我知道,我要自己当老板。

 有了目标,还要行动。

为新院选址,高山跑遍了深圳超过一百栋写字楼。终于租下半层,花大价钱装修好。

美丽课  

不料刚运营半年,房东突然要卖楼。

高山傻了,“等于逼我要么买下来,要么另寻他处,之前投入全打水漂。”时逢新院刚建,资金被透支殆尽的高山被逼入了绝境。

最后还是咬着牙,硬着头皮对房东说,买!然而庞大的资金缺口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,借。

 中年男人的崩溃,很多都是从借钱开始的。高山不能崩溃,“我只要定了目标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不管用什么办法,我就要做到。”高山言语中透着一股狠劲,会不自觉握紧拳头,连喉结都在发颤。

借钱剧情便不一一赘述,“每早醒来,就想要挣多少钱才能补上窟窿……”

初创企业,加“房奴”压力,高山唯有带着团队一起拼命,起早贪黑。那些年,高山的目标从未发生过一刻的偏移。

如今的雅涵核心团队,半数跟随了高山十年以上。多年好搭档夏医生说,“和目标感这么强的人一起做事,大家都会被感染,义无反顾一起把医院做好。”或许这就是马云当年没钱没资源,还能让十八罗汉紧紧地跟随他的原因。

2018年,雅涵年业绩逆势激增,市值近5亿。债务早已偿清,每月都在盈利。当年借款买下的 楼层,如今也价值不菲。这是后话。

二、 愤怒感

“我拿着锅铲就砸,砸了好多口锅……让我一个医生天天在医院做厨师的工作,我很愤怒。”——高山

高山老家在湖北石首,长江边的一座小城。

“从小家里就穷,一毛钱的菜,一周都吃不了几餐,只能吃腌菜,穷怕了。”

高家不是没有发财机会。“我姑父是当地名医,他让我爸在医院对面开个餐馆,那钱不是哗哗的来吗?可我爸始终迈不出这一步。”

 父亲的保守让高山很不甘心,贫瘠的生活让他下决心用高考改变命运。

他奋发苦读考上湖北医科大,毕业后又被分配回石首医院上班。月薪一百多,却什么都要做。

“从门诊开始的每一个环节,进药、晒药、切药、碾药、做药丸、打针、手术、消毒、洗器械都要做……甚至还要给大家做饭。”

这让高山觉得非常荒谬。

 “那时年轻脾气大,内心充满了愤怒和不甘,心想我一个大男子汉,还要做这些事情,难道我学医就是为了做这些?

 油烟弥漫的厨房里,涨红的面孔,暴起的青筋,少年的怒火被倾泻于锅铲。“我拿着锅铲就砸,砸了好多口锅……”食堂的锅每用不了几天,就会被高山给砸出个洞。

有同事说高山在那几年砸了30多口锅,高山不置可否,“连我姑妈都说,我这辈子做饭都没用过你那么多锅。”

 

  ▲高山院长团队开会

高山至今仍记得那种愤怒的感觉。记住,才会更痛恨它,才会再也不想经历它。如果再也不想经历它,就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加出色。

在表哥曾高影响下,高山决心转型做整形。又一次全家反对,却又一次义无反顾。

他随表哥去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进修。白天学习,做手术,晚上和病人一起睡病房……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。这是每个强者都会经历的旅程。愤怒,让他们更有力量。

 其实高山厨艺不俗,“外面(饭店)很多手艺还不如我。但让我一个医生天天在医院做厨师的工作,我很愤怒。”

 至今,高山的暴脾气还是没改。

一次在手术室,“愣头青”邹永红操作不规范。高山当场把手术刀直接飞了过去……

  “我对自己很狠,对身边的人也严,我觉得外科医生还是要有点脾气和性格,因为手术台上没有犹豫,没有勉强,只有果断和坚决。

 很长时间里,邹永红都被那些贴着头皮飞过的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”的恐惧感所支配。

他再不会不规范操作了,因为如今他已成长为雅涵的技术院长了。这是后话。

 三、 效率感

“我就是喜欢琢磨,不管是捉鱼还是做手术,都爱想办法,不断改良提高效率。”——高山

 改革开放初期,深圳蛇口有句著名口号: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。

高山打小就爱琢磨提高“生产效率”。儿时,农村人常捕鱼改善伙食。高山钓鱼很厉害,不过他却发明了另一种 “高效模式”。

他发现一到炎夏,大河沟就会长满浮藻,河水缺氧后,鱼儿会纷纷游到旁边小沟去“吸氧”。他就在小沟口挖一大坑,找来副门板直接将沟底部闸断。

这样,鱼既不会回游到缺氧的大沟里,也由于门板阻挡,无法沿着小河沟再往里游。

鱼在水坑里越积越多,最终被高山一网打尽。“一次搞个一百多斤,要三兄弟才抬得回去。”

这波高效的神操作,对于那些靠钓鱼的人来说,几乎是“降维打击”。

连生产队长都看不下去了,“高山你赶快去上班吧,你这样我们以后都没鱼吃了。”

美丽课  

我就是喜欢琢磨,不管是捉鱼还是做手术,都爱想办法,不断改良提高效率。

 在深圳这座“走路带跑”的快节奏城市里,效率和速度早已经融入了人的血液和企业文化。

 在高山这里,你会发现不少器械都被“动过手脚”。

“好多手术器具我都调整过,连做鼻子的钩子,我都要自己画个图,拿到外面去改造一下,还申请了鼻整形的专利。”这些“微创新”带来方便,也节省了时间,提高了医疗效率。

 高山平时手里爱把玩一对“健身铁球”——这东西挺沉,他认为有利于锻炼手指力量,提高手术时的稳定性和灵活性。  

 其实高山手上功夫极好,切萝卜丝比厨师还利索(不知是否拜当年掌勺所赐),又快又细。

不过夏主任却“举报”了个小怪癖:吃饭时,遇到萝卜这样有质感的菜,高山常会当场掏出小刀,将其雕刻出一个假体的模式。雕完端详,好看才吃,不好看还不吃。

这些碎片化的累积,强化了技艺,他说天赋固然重要,但效率更多是在不断的重复练习中迭代提升的。

美丽课  

平时,作为管理者的高山也在思考如何让机构更高效运转。术间的衔接,医疗细节的优化,每个流程的高效运转,如何节流开源,在“日拱一卒”中实现迭代和发展。

席间有人问,机构每年广告会投多少钱。高山云淡风轻说了句,我们不打广告。

 四、 使命感

“带着使命感去做的事,叫事业。除此之外,称为谋生。”——高山

 深圳,一座创造中国30年来最经典改革奇迹的城市,七成是移民。

在石首农村时,高山总带着两位弟弟一块儿捕鱼,玩闹,也会和别家孩子打架。可每次不论输赢,作为老大的他都会被老爸拧回家,在神龛面前长跪反省。

“那时家家都有神龛,人人对神灵有敬畏,朴素的信仰会约束人,不要作恶。”

高山至今记得,当遇灾年,有亲戚投靠高家,父母都会从本就稀薄的口粮中抠出部分予以接济,“父母没什么文化,也保守,但教会了我们善良。”

 如今,高山继续带着两兄弟在深圳打拼。长兄若父,他需像棵大树,福荫整个家族,这是责任。这些年来,不少老友亲朋投奔雅涵,高山更需小心经营好这块自留地,养活自己及亲友的家庭。而风险,则需独担。

 高山并不惧怕挑战。他参与过深圳第一例变性手术,又在深圳第一个扛起肋软骨鼻整形大旗。

其最“经典一战”莫过于在2009年的“中韩整形年度对决”比赛中,击败韩国医生,斩获“隆鼻大王”称号。

经历过那场对决的包医生回忆道,“那时韩国医生地位很高,有的很傲慢。高山赢了那一战,把深圳整形推向一个全国的高度 ,也把国内整形界推向一个新高度,整个行业都很受鼓舞。”

而那次获胜,让高山更有了种使命感。

美丽课  

他说,带着使命感去做的事,叫事业,除此之外,称为谋生。

 他尽力让每一天都充满仪式感。在顾客面前永远是高档西装革履,发型时尚,甚至还打了耳钉。

 “整形应该是个时尚行业,不应该卑微和廉价,而要做奢侈品。整形医生的形象也应是时尚的。

 在办公室架起画架,闲时画素描找灵感。偶尔也看偶像剧看韩剧,“了解最近在流行什么,要与顾客保持‘同频审美’。”

美丽课  

▲高山院长作品

 而到了手术室,高山则“放肆起来”。

“我一拿起手术刀就会精神百倍。手术刀就是我的兴奋剂,哪怕下一秒走下手术台就累瘫掉。”

也不是没有过。

 2004年高山去日本进修,长年累积的腰椎病突然发作。东京街头,其孤身一人大汗淋漓地瘫倒在买止痛药的路上……

都是凡夫俗子,血肉之身。不吃也饿,不喝也渴,手术从早做到晚也会累得哎哟哎哟。

别人都说深圳交通堵,可我从来没感受到过。因为我出门和回家时,人们大多都不在街上,而在床上了。”

 为保持健康和体能,高山坚持健身,每周还带领员工晨跑。不久前在朋友圈里看到雅涵员工参赛深圳马拉松的照片,像支刚打赢一场战役的军队。

美丽课  

如今高山已实现了当初诺言,作为一位整形行业的创业英雄,在深圳站稳了脚跟,成为了医疗美容集团创始人。

三十年去来,从故乡到异乡。他成为了深圳奇迹的一部分,与这个国家最激动人心的剧情保持了同频。

高山现在聊起儿时的趣事,还是会笑得像个孩子。但故乡终究容不下野望,出走,就是为找到并实现梦想。

美丽课  

▲高山院长面诊顾客

时间倒退回1998年,那年,高山干了件“离经叛道”的事。

为让高山安心在石首上班,父母谋划给他买房。

弟弟私下帮他交了1万首付,高山不但不领情还翻了脸,“我说你不要给我交,我的未来不在这里,这不是我住的地方,也不是我以后工作和生活的地方。

 3年后,高山独自拎个包,第一次来到深圳。“刚下车一看,我的妈呀,深圳这么漂亮!当时心里便有一团火,我一定要在这个城市留下来。

故事由此发端。

生命并不公平,出身不能选择,人与时代之争,往往被比喻为蜉蝣撼大树。

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蜉蝣,总有人相信,自己会变成大树

 


提示:网友、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,请谨慎参阅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内容由匿名用户提供,版权、违法不良信息。请联系邮箱:medicalworld@126.com